必赢亚州官网_www.366.net_必赢亚洲手机app下载

微信服务号

微信订阅号

关注微信

精彩专栏

【我与患者】爱如细雨 滋润心田——耳鼻咽喉科护士 郑莹莹

字号: + - 14

  编者按:如果护士被称为白衣天使,那么天使的双翼就是爱与奉献。她们用无畏的担当支撑起患者的刚强,用细致的呵护抚慰着患者的凝重,用无私的大爱将患者阴霾的心灵照亮,用真情让生命开出了灿烂之花。

  15年的护理工作中,她从女儿成长为妈妈,身份的转变却从未动摇她一心为患的初心。春节的团聚没能阻挡她抢救重患的脚步,怀孕的不便没能影响她坚守岗位的决心,女儿的误解没能停止她对小患者的付出。她用“爱心﹑细心﹑耐心”照顾着每一位病人,用勤劳的双手、博大的胸怀和无言的爱守护着患者安康,滋润着患者的心田。

  有人说,最难的是坚持,最苦的是等待,最美的是奉献。我是耳鼻咽喉科的一名护士,时光飞逝,弹指一挥间,我加入护理岗位已有15个年头。当年迈出校门,高举拳头宣读南丁格尔誓言时,我便知道我从此不仅仅属于我自己,属于家庭,我还属于医院,属于一双双渴望生命的眼睛,属于一只只伸出求救的手。我更知道选择这个职业,便是选择了艰辛、坚持与奉献。于是十几年来,我不断地告诫自己,当我穿上这一身护士服,我就应该充当一个多变的角色,应似子女般的照顾,似父母般的关爱,似朋友般的倾听。回忆自己这些年在护理工作中的点点滴滴,心中感慨万千。我的护理工作没有轰轰烈烈的辉煌,却写满了简单而又平凡的爱,在苦中呵护着生命,在累中把握着生命的轮回。

微信图片_20180614103050.jpg

  还记得那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,那时我在烧伤科工作。家家户户都沉浸在亲人团聚、欢天喜地迎新年的喜庆氛围中。我们家也不例外,美酒佳肴已经上桌,就差妈妈锅里煮的饺子就要开始团圆饭了。外面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就在这时我接到了科室领导打来的任务电话。领导告诉我,由于突发事件集团鞭炮爆炸烧伤10余人,正在紧急抢救,需要特级护理,要求我回院加班。放下电话,我与家人简要说明了情况,便急匆匆地穿上衣服准备出门。妈妈在厨房里嚷嚷着:“好歹吃了饭再走呀!”我说:“患者等着我呢,来不及了!”妈妈撵到门口让我等等,她要拿饭盒给我装些饺子带到医院去吃,可这时我已经穿上了鞋,一路小跑头也没回地冲向了医院。就这样,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春节,我便饿着肚子,伴着血腥烧焦味在患者床头忙忙碌碌地守着患者,守了岁。之后的几天假期,我仍是在疲惫的加班中度过。事后妈妈抱怨我,过年没好好的在家待上一天。我说:“选择了这职业,就意味着我不仅仅属于家,我还属于患者。当初你不是也支持我选择这个职业吗?”从此,妈妈给予我的便是无尽的理解。直到妈妈生病去世前,我不能经常地陪伴在她身边,她还自豪地和别人说:“我姑娘可厉害了,她是一名护士,患者需要她,她忙走不开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0614103047.jpg

  之后由于工作需要我转入了耳鼻咽喉科,那时的我已经结婚,还怀了宝宝,8个月的身孕让我行动起来非常不便,但我仍然坚持担任着科室的责护工作。一天下午,科室收治了一位眩晕患者,由我管床。大姨没有老伴,儿女又在外地工作,独自一人来住院。入院后,大姨病情加重,不断地呕吐,眩晕得不敢睁眼睛。医生想要给大姨用药时,才发现大姨只交了200元的住院押金,这些钱是不够支付药费的。我了解到,原来大姨出门着急,忘了带钱,现在又走不了没法去取钱。看到她难受又焦急的样子,我二话没说,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1000元钱,挺着大肚子到住院处排队给大姨交了住院费。又急急匆匆地返回病房,把押金单交到大姨手中安慰道:“大姨别急了,我先替你交了住院费,马上就能用药了。”就这样,大姨在我的及时帮助和精心护理下,病情逐渐好转。后来她的女儿从外地赶回来,拿着钱要还我住院费时,见我怀着身孕,拉着我的手不停地道谢:“妹妹呀,你都这样了还替我们奔走,我不在我妈身边,是你替我尽了孝呀。”我一直坚持着,对待年长的患者如儿女般的照顾,尽心尽力,即使在特殊时期,我仍坚持,按时上下班,奔走于病房,操劳到因频繁宫缩要早产,自己才住进了医院。但这些都是我愿意的,因为我不属于我自己,我还属于患者。

微信图片_20180614103043.jpg

  后来我当了妈妈,伴随着女儿的成长,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。耳鼻咽喉科经常会有扁桃体发炎的小患者来行手术治疗,也许是我当了妈妈的原因,我对这样的小患者尤其关爱。曾经就有这样一名小患者,刚入院时,看见穿白大褂的就哭,不许任何人靠近她,家长怎么哄也不管用,护理工作无法开展。于是,我从家里带来了女儿的玩具,试探性地接近她,给她玩具,她竟没有反抗,我像哄自己的女儿一样,摸摸她的小手,贴贴她的小脸,抱抱她,我们变得很亲近。更让我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我刚到病房,小家伙便追着我喊:“郑妈妈、郑妈妈!”我惊喜万分。小家伙和我越来越好,喜欢粘着我,打针也只许我一个人来。周五手术后的小家伙不停地哭闹,我一直拉着她的手哄着:“拉着郑妈妈的手就不疼了,不疼了……”我一直陪伴小家伙入睡。下班回到家的我,睡觉前还惦记着医院里的“女儿”:明天我休息,小家伙的输液怎么办?孩子刚做完手术肯定不能让别人来输液,于是我把闹钟定到了平时上班的时间。第二天早上,我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穿衣服准备去医院,但还是惊醒了身旁的女儿。女儿问:“妈妈,大早上的你要去哪呀?”我告诉女儿:“在妈妈单位,有一个叫我郑妈妈的小患者,妈妈要去给她输液,要不她该哭啦。”女儿听了这话,从被窝里一下窜出来,两只手臂死死的缠住了我的脖子说:“妈妈你是不是要医院的女儿,不要我了?不行我不能让你走,我不能让别人抢走我妈妈。”说着话就大哭起来。我赶忙安慰女儿,妈妈只去打个针就回来。就这样,我撇下了自己的女儿,在病房正常输液前赶到了医院。小家伙的妈妈见我来给孩子输液,问我周末也不休息呀?我告诉她,我担心别人给小家伙输液她会哭,特意从家赶过来。小家伙的妈妈听了我的话,非常感动。我微笑地说:“我得对得起孩子叫我的这一声郑妈妈呀。”从此之后,我们便成了朋友,我也变成了小家伙名副其实的“干妈妈”。

微信图片_20180614103038.jpg

  护理工作有苦有乐,在我的护理生涯中贯穿于始终的是心中的爱,有我们的爱、也有患者和家属的爱。在平凡琐碎的工作中,应善于发现美和不足,用善言抚慰患者、用善行帮助患者,不辜负患者和家属给予的信任和生命之托,这就是为医者的幸福。我会始终用细如春雨的爱,滋润每一位患者的心田。

微信图片_20180614103035.jpg

  • 标签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