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赢亚州官网_www.366.net_必赢亚洲手机app下载

微信服务号

微信订阅号

关注微信

医院“心”文化

【我与患者】周忠波:生命相托 任重而道远

字号: + - 14
 

编者按

      ICU,是各类急、危、重症患者的聚集地,这里是一个离死亡最近的地方,同时也是离希望最近的地方;这里是一个使人伤感的地方,同时也是充满关爱的地方。ICU的医护人员每天都要面对生死的挑战,奇迹也常常出现在医护合作救治的分秒之间。

       在ICU工作除了是一种职业外,更是一连串肩负着使命的努力和奉献。健康所系,生命相托。当工作中的辛劳、压力、担惊受怕和病人好转康复后的自豪、满足、幸福融合在一起的时候,所从事的这份特殊的工作,对他们产生了难以言说的吸引力,让人难以理解,却又敬佩万分。

 

 

?

生命相托   任重而道远

作者ICU医生 周忠波

       自2010年从事重症监护工作始,时光荏苒,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五个春秋。在这五年里,让我对医生这份神圣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,对自己的职业荣誉感有了新的提升,对医者仁心有了新的解读,而这些都来源于在工作中那些点点滴滴的经历,也就是我与患者之间的故事,这些故事,或许不能称之为故事,而是活生生的、有血有肉的,让我深思,让我反省,更让我感触颇深的真实事实。
       
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西方一位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。在我接触重症医学之前,在临床工作中,也会碰到很多危重患者,在那个时候,对于这句墓志铭最多的理解就是“总是去安慰”,当时面对生命垂危的患者,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,我能做的仅仅是对家属和患者的安慰。然而,在重症监护病房工作之后,一个患者的救治经历,让我有了彻底的改变。
       
那是我收治的一名患者,他是一名年轻的建筑工人,不慎自十几米高的建筑工地坠落,更不幸的是,他的胸部被满地的建筑器材重重的撞击后,导致多根多处肋骨粉碎性骨折,双侧的肋骨插入双肺,双肺严重损伤,导致患者出现严重血气胸和呼吸困难,胸外科在紧急止血后,因为患者病情过于危重,无法行进一步的手术治疗,马上转入了ICU。面对这样一名患者,或许有些医生认为他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希望。然而,当患者在麻醉后逐渐清醒过来,他微弱的睁开了双眼,从他的眼神中,我看到了一个人对生命的渴望,看到了他望向我那求救的眼神。我知道,这个21岁的年轻生命,他有着十分强烈的求生欲望。是啊,21岁,这是一个多美的年龄,或许他还没有成家,还没有体会到做丈夫、做父亲的快乐,也没有完成对生养他的父母的回报,人生才刚刚开始,难道就要结束了吗?看到他那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的父母在探视时撕心裂肺的痛哭,顿首捶足的悲伤,更是让我感到此时自己肩上的责任是多么的重大,一个21岁的年轻生命,稍纵即逝,生,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美满幸福;死,则意味着一个家庭所有希望的破灭,我没有任何理由对这样一个生命说不,没有任何理由任由这个年轻的生命离去,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竭尽全力去挽救他的生命,于是我竭尽所能,尽我最大的努力,夜以继日的进行救治。
         
终于,在历经两个多月的悉心救治后,患者奇迹般的康复了,伴随着病情的好转,他成功的拔除了胸腔闭式引流管,成功的脱离了呼吸机,成功的转出了重症监护病房,一个生命重新回到了人间。我当时是多么的喜悦,那份喜悦胜过了所有名利带来的快乐,那是一种赋予了别人一个生的希望的喜悦,不言而喻。患者在气管切开处的切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时候,就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我,听见他堵住气管切开切口,就为了费力的和我说声“谢谢”。我的眼眶湿润了,我却没有了患者死后重生时的那种喜悦,更多的是对自己工作的反省,在重症监护病房的工作中,我们每收治一名患者,都是一次生与死的角逐,而我们在这没有硝烟的战斗中,是否为了宝贵的生命在做不懈的努力呢?是否怀着对生命的敬畏,在追寻着生命的希望?又是否在每一名患者的救治结束后,能问心无愧呢?医生的职责,人们定义为救死扶伤,而我们重症医学的医生,承担更多的是救死,为了患者那一丝丝生的希望,不断前行,永不言退,坚守着生命的底线,直到迎来生命的曙光和再次的绽放。从那一刻起,每收治一名患者,不到心跳停止的最后一刻,我都绝不轻言放弃。

      “接待一名患者,结交一个朋友,开拓一片市场。”这是在2005年入院时岗前培训中学到的医院“心文化”理念。说句心里话,在医患关系严重紧张的今天,我对这样的理念无法理解,总是觉得我们怎么会和患者成为朋友呢,他们不投诉我们就不错了。可是在经历了另一名患者的救治之后,我有了重新的认识。这是一名53岁的急性消化道大出血患者,经过普外科的手术止血治疗后,转入了我们重症监护病房。其实,对他的整个治疗过程,就是按着正常的诊治流程进行的,然而我并没有想到的是,当患者痊愈出院后,再次和他的家人回到我们病房,特意表达了谢意,而且,患者竟然和我成了朋友。患者后来和我说:“周大夫,你是不知道啊,当时我麻醉后醒来的时候,嘴里插着气管插管说不了话,我特别的害怕,我不知道我在哪儿,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活着,但是当你来到我身边,对我不断的说话,给我解释病情,安慰我,鼓励我,我当时心里很快就踏实了,我知道,我还活着,而且我也坚信我能活下来,你说的话,我一直记着,而且永远不会忘的”。听了他的话,我的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,是啊,每一名重症患者,他们因为病情危重导致昏迷,或者因为手术麻醉而失去意识,当他们清醒时睁开眼睛,或许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们,听到的第一句话,也是我们的声音,这正如一个新的生命一样,重新来到这个世界,所接触的第一个人,就是我们,而在此时此刻,我们的每一个眼神,每一个表情,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话语,对患者的心理及整个救治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。
       还记得在观看《青年医生》时,曾经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活人和死人的区别是什么呢?那就是,死人已经没有了热血,而活人还有”。是啊,我们正是满怀着这样一腔热血,在为人类的健康和生命做着不懈的努力,也正是因为我们有着热血,才使我们拥有了热情。医学是枯燥的,但生命是精彩的;器械是冰冷的,但人性是温暖的;疾病是无情的,但我们有着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。健康所系,生命相托,我们医者正是怀着悲天悯人之心,行悬壶济世之事,路漫漫兮修远兮,任重而道远,让我们坚定生命的信念,踏步前行吧!

SEE MORE →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